扫一扫

金银岛煤炭

金银岛煤炭

首页

Home Page

大宗财经

Block Finance

煤炭专区

Coal Commerce

有色专区

Nonferrous metal

产业链金融

Industry chain finance

《时代智商》对话金银岛董事长王宇宏:理想主义的实践派
天津卫视    |     2017/04/10 12:02

他是永远超前的理想家,设计信息流、物流、资金流“三流合一”的商业模式,布局十年逐渐发力;他是产业电商的实践派,专注大宗商品领域,将目光转向产业,诠释互联网新赛程。他就是,金银岛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宇宏。

天津卫视《时代智商》对话金银岛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宇宏,为您讲述这位理想主义企业家的产业电商实践之路。查看 对话实录

金银岛董事长王宇宏接受《时代智商》主持人专访文字实录

本期时代智商,主持人杨帆对话金银岛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宇宏,为您讲述这位理想主义企业家的产业电商实践之路。

杨帆:欢迎王总走进我们的盈科时代智商,王总毕业于北大,北大学生都信奉什么?特别想听一听。

王宇宏:北大学生最大的特点,就是什么都不信。就是具有批判精神,然后具有独立思考精神。你说什么呢,我得自己想一想。还有就是理想主义色彩比较浓,就是所谓的情怀。情怀有时候是不能当饭吃的,有时候也是可以当饭吃的。

杨帆:王总是从大一开始,好像就动了一些念头了,想要经商。为什么在大一的时候就想要经商?

王宇宏:应该说是出于一种理想主义。那么对企业有兴趣,所以我就办过一个企业家论坛。到场的应该有四十多位企业家。

杨帆:您一个大一大二的学生,怎么能邀请这么多老总过来?

王宇宏:就是我估计这个题目大家都感兴趣,叫通货膨胀形势下的政策走向与企业对策。关心的都是一些宏观层面的东西。这个可能还真是北大特点。

杨帆:你是学心理学的,但是没做什么心理学有关的这些事,从大一大二开始,就搞一些什么经济论坛。这跟心理学有什么关系?

王宇宏:这个我来澄清一个教育理念,我认为大学本科教育是一个素质教育,它不一定是非得做自己的专业。那好多做企业的人,连专业都没有,他们不也是企业家吗?那么为什么我们有专业的人反而不能成为企业家呢?

杨帆:我们想探讨你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可能当时没有链接,现在想起来有没有链接?

王宇宏:是这样,我们那个年代大概分成几类。一类就是学术派,就是做学问、进研究所、当科学家。还有一类就是从政派,将来我要当科长、当处长,或者当更大的领导。还有一类就是,这一类是新新人类, 就是经商派。我就属于从商派那一类。

杨帆:自己把自己还标榜为新新人类。

王宇宏:对,在我们那个年代,很多同学不理解,上了北大怎么能从商?那后来连北大卖猪肉的都有了,而且卖得也很好。

杨帆:那是后来啊,当时在一九八几年的时候,还是很少见的对吧。凤毛麟角是不是?

王宇宏:对,凤毛麟角。

杨帆:你自诩为创新能力特别强,大学毕业之后到2004年创立金银岛之前,这期间你都做了哪些创新?

王宇宏:我还真是做了很多创新。我那个时候就想到做个连锁超市。那个时候超市都不被人们所接受。因为我去跟好多做商场的人去讲。我说这个咱们可以做超市的形式,就是自动货柜。他们就问我有什么好处,我很难回答得上来这个有什么好处。就像我后来,我跟别人说这电脑,这个是很大的产业可以做的时候,别人老问我,电脑除了打字还能干什么?

杨帆:比如说,我认为这个电脑应该去做哪方面的开发。

王宇宏:但你很难把它说电脑将来能联起网、能更改商业模式、或者重构商业模式。大家对重构商业模式这个事情,在你重构完成之前是没有人会相信的。只有现在有些什么天使投资人,他们会不会相信。他是一个特殊群体才会相信。还有创新比如说,大型的仓储式家具专卖店,原来的家具都在百货商店,有一片卖家具。你看北京就是百货大楼、西单商场、隆福寺,有一片专卖,但真的把它们聚合起来,形成一个大的产业,这是第一家。后来也成为家具业的一个标杆,大家都在学这种东西,就是仓储式家具的专卖。

杨帆:就像现在红星美凯龙等等。

王宇宏:对,就像红星美凯龙这样的。红星美凯龙都是非常后来的后来。

杨帆:我们做了这么多创新,企业有没有特别大地奖励你?

王宇宏:有。

杨帆:类似点子公司那种。

王宇宏:对,我的创业的第一桶金就是这个。

杨帆:商场这件事过去之后,你那第一桶金有没有利用起来?

王宇宏:我就很快转入互联网,应该是最早的互联网从业人员。我在北大的时候收发过邮件,我就觉得挺神奇的。现在这都是家常便饭。但当时是很神奇的一个事情。

杨帆:就是一九八几年的时候。

王宇宏:对,八十年代末期,九十年代初期,互联网这个技术我刚好有幸接触了一帮中国最顶级的技术人员。然后我们就创意,就是这个互联网到底能做什么?能给商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我们能在上面有什么作为?主要是围绕着这个。我们就在狂想,然后五六个人在屋里头憋,什么都憋不出来。然后我们就在怀柔、昌平租一间宾馆,然后几个人喝酒喝晕了,然后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点子。

杨帆:方案出来了吗?

王宇宏:方案最后还真是出来了。我们认为网上能做什么事呢?我们大概这么几个事情。我们当时发黄的那个方案,在那个上面有几大功能,第一个是叫,我们觉得以后可以办公无纸化,不用纸。因为TCP-IP协议(因特网互联协议)是可以通过网络传达的。然后第二个是可以做什么,叫网上批发。这个网上批发的概念就是我最初的概念。这个时候1996年、1997年。然后是网上商店,我觉得可以网上建一个商店,可以卖东西给大家。然后还有一个就是叫多卡通用,就是把银行卡连接起来,通过网上来用、支付,这个就是最早的网上支付。然后还有一个更神奇的,我们那个时候就提出来叫虚拟MIS(管理信息系统),其实就是现在的云计算。什么叫虚拟MIS(管理信息系统)呢?就是我把所有的中小企业的,现在不是中小企业,比如商场的pos(销售点)机,你的MIS(管理信息系统)管理系统、进销存系统,你就不用自己开发了,那个时候好贵啊。2000万一套,那个时候2000万就相当于现在的20亿,我估计都不止。我觉得这么贵,还不如我就买一套,你们就都用我这一套,然后通过互联网,上传到我的中心服务器,我来给你们做完处理,再从internet(互联网)下传下去,不就完了吗。这就是最早的云计算。

杨帆:这是你们都构想出来了。

王宇宏:对,构想出来了,这是在20年前构想出来的。

杨帆:然后就没有付诸实施。

王宇宏:付诸实施了,但是市场很不成熟。所以说真正的商业你一定要踩在点上,而不是说,你有一个点子就可以了。有点子是远远不够的,甚至你去做也远远不够的。因为从一个想法到做、到做成,这是一个无数个惊险的跳跃才能达成的结果。

杨帆:如果这个时候的时机你认为成熟了,你把它推出来了,那哪有阿里巴巴的事儿。

王宇宏:那不一样。所以说我觉得有一句话,叫年龄决定成败。大家觉得这个年龄跟成败有什么关系。有关系的。你刚好生在那个年代刚好顺应了这个潮流,刚好你又在那个年龄段上,你拥有了这个刚好就所谓的站在风口上,这个就容易成功。但是这个只是表面,就说你的背后的商业逻辑一定是要成立的。这是前提。

杨帆:没有人不无遗憾。你当时没有抓住那个机会,就跳过去了,但是别人抓住了。然后这个时候自己似乎……

王宇宏:所以我到现在都不用支付宝。

杨帆:后来你做的这个金银岛,跟你当时的这些想法很多东西还是跟它有密切的关联,对不对?

王宇宏:对,第一轮(互联网大潮)实际上是1997、1998年。第二轮互联网浪潮在2003、2004年。这个时候我们又开始尝试,看看网上能卖什么东西。然后就发现了消费品仍然是不好卖。因为量太小了,就算我一天接一千单、一千瓶化妆品。一瓶20块钱,一千瓶是2万,佣金也就是几千块钱,工资都不够发的。也能看到它的前景,但是关键是太遥远了。你不知道是明年后年还是大后年。那你不能说你事后论英雄,说你当时多么英明,这是好多人讲的故事。你身在其中,那么每个月发工资、烧钱,你烧得起烧不起。你的钱从哪来?你要考虑这个问题。网上既然这些东西卖,都养不活自己,怎么办?那么我们就想那应该有没有更适合在网上做交易的东西。我们就想可能比如大宗商品可能适合。大宗商品指的是什么呢?首先我介绍大宗商品,大家对大宗商品不太熟悉,大宗商品实际上也没那么神秘,就是都是原料级的。比如说矿石、煤炭、有色金属,甚至是小麦,这些都属于大宗商品。这样大家就不陌生,它就是生产的原料。那么我们当时就分析了,大宗商品就是标准化程度高,适合在网上交易。不像衣服我得试,当时那么想的,不见得正确。第二个就是,大宗商品的流通性很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大宗商品量大。

杨帆:这是最重要的,量大你的佣金就多,你就能维持得下去。

王宇宏:对,维持得下去,就单笔的佣金多。然后整个天花板非常高,当时都我们都说千亿级市场。实际上现在都是好几万亿级的市场。

(画外音)王宇宏:大宗商品都是原料级的,其实这些东西在生活中也是非常常用的。但是有可能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他都没见过。你看这就是煤、这是沫煤、这是铁精粉,就是炼钢铁用的。这是动力煤,动力煤就是电厂。

记者:咱们平台经营煤炭,那么你对煤炭所产生的污染怎么看?

王宇宏:咱们所说的好多污染都来自于这种不洁燃烧,但是我们现在有新技术,能把它排放量提高到比天然气还要洁净的程度。所以说对煤炭,大家老认为煤炭是污染之源。这个看法也不全面。关键是煤炭要洁净燃烧,它就是个新能源。

王宇宏:但实际上呢这个想法看来也太早了,因为大宗商品还有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它的垄断色彩很浓,它市场化程度不高,而且它的供应链是依赖性很强。所以互联网的作用是什么呢?互联网的作用是让市场通过互联网的手段来配置市场资源。它实际上是改变了你的产业链的架构、产业链的结构,它需要重新去配置资源,所以说这个热点还迟迟不能到来。但是我觉得快到了。这是我的另外一个观点,我认为这个互联网在电子商务的上半场是消费品。消费品是什么?消费品就是比如说化妆品,你喜欢它,你想用它,你去买它。交易过程也很简单,你在网上点购买,他送给你或者支付,这个大家都很熟悉。大宗商品就不一样,大宗商品不会因为你喜欢煤你去买煤,是要资源去配置它,而且它交割,也不是一点就行了,那它需要上游、中游交割仓库、物流节点、运力,那是很复杂的事情,那么通过什么样的机制,用互联网的手段,来重构大宗商品的产业,这就是今后的互联网下半场的事情。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叫产业互联网。

杨帆:现在我们都觉得太新了,你想想看十几年前你做这事的时候有多么新。

王宇宏:所以十几年前我就提出来,在2005年左右,我就提出了三流合一。这都十几年了提出来了,那么现在基本上被大家所认可,也被引用了。

杨帆:三流合一,哪三流合的一?

王宇宏:三流合一指的是资金流、物流、信息流。信息流主要是一些数据或者报告,这个比较简单,大家比较容易理解。物流主要指的是物流节点、物流交割仓库。我们全国大概建立了两百家左右的交割仓库。那么资金流指的就是,我会引入一些金融机构,把机构的资金导入到这个交易流程过程中。

杨帆:说到资金流,我觉得还是挺有的可说的。抵押似乎是不用的,就可以贷到你的款,是这样吗?

王宇宏:对,跟传统的抵押两个概念。我来举个实际例子。比如说你要跟中石油去买一箱油,你拿200万,我给你800万,然后你付给中石油,这就是这个流程。然后中石油把货发到我的指定位置、指定仓库,这就形成质押或者形成监管。这个时候仍然在我们三流合一的闭环之内,然后你销售出去,买了一百吨,销售出去十吨,那就好给钱,给十吨钱,我再给你释放十吨货。或者你把这个一百吨的货物又卖给中石化,形成应收账款,中石化这种应收账款我们是承认的。中石化只要承诺把这个钱回到我的指定账号。

杨帆:那你就放货。

王宇宏:我就放货,货就放走。这样你很容易理解,也没有那么多专业名词,这三个环节全都懂。

(画外音)王宇宏:这就是我们的交割系统、物流节点、交割仓库。这是现场实时的视频。像这个交割库,(商品)已经到用户端了,这个就在产业集聚区,周围全是工厂,工厂所需要的原料都放在我们这个交割仓库里头,那就很好了。你工厂需要原料,我就可以帮你融资了。然后你买回来的矿石被我们放到我们交割仓库里头,你用的时候一车一车拉就行了。它在物流,就是交货交割,包括融资金融服务里面,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它是一个中转点。那你货过来没过来,我的交割库一验证,就知道你的货过来了没有。货进来多少,出去多少,还剩多少,我们都能掌控。

杨帆:其实像大宗商品交易平台,也不仅是您在做。您觉得金银岛的特别贡献力是哪里?

王宇宏:一个就是我的这套跟单准则,我的这套标准,这套模式。就是我们有一套准则,比如合同是怎么拟怎么定、怎么交割的、怎么交货的、怎么交付的、怎么进库的、怎么出库的、怎么交给下游、怎么形成应收账款、什么时候给融资、融多少,这个就是一整套的准则,要建立市场标准。比如说包括货品的标准,那过去卖方说我们卖了5000卡,买方说我化验就4900卡,大家就争议,就会很麻烦。那么现在我拿标准,我们来化验,提出来多少就是多少,让大家交易起来都放心。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率先打通的产业链金融。

杨帆:对,这叫在线融资是吧,在新闻联播里面已经播过。就是这也是个创新点。

王宇宏:对,创新点,非常创新。跟众融机构接通的这个产业链金融。金融就像血液,当它输入实体经济,甚至跟这 么具体的电商来结合起来的时候,它的活力也出来了。电商的活力也出来了,这就是我十几年前的梦想,三流合一。现在就逐渐走向现实。

(画外音)

郭瑜(天津市渤钢物产有限公司 市场开发部部长):很顺畅,跟他们合作得很顺畅,非常顺畅。以往我们得安排人去衔接,去发货,然后再衔接仓储物流。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港口资源、物流资源,还有一些终端的客户资源。实际这一个产业链,我们为了达到我们自己要求的效果,我们把上游采购环节包括运输环节打通的,剩下的下游就让他们去做了。我觉得对提高业务的效率是非常好的。效果很明显。

李刚(内蒙古中投联合能源有限公司 包头市鑫日盛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来我们销售煤炭,是我们自己供应终端客户。终端客户跟我们的结账周期是很长的,有一个月的,有45天的,也有两个月的结算周期。我们跟金银岛合作以后,金银岛结算周期就是一周之内,我们就能把这个款就结回来了。甚至现在的合作,金银岛是我们的核心客户,我们也成为金银岛的核心客户了,核心的供货商。那在供货方面,金银岛对我们的扶持力度是非常的大,我们成本就能减到70%甚至75%。

钟涛(国投瑞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金融市场部经理)他在融资的标的上,并不是单一地针对融资人,而是针对整个产业链条。产业链创新是把从产业链的从上游到下游,用自己的管理信息、管理工具把它串联在一起。所以这个在金融领域,我们认为是比较创新的。以往我们一般的银行授信是审查这个客户本身的财务状况和业务背景,还有资金状况。那么在这个平台上,可能我们是基于这个管理平台对整个业务链的风险进行控制。

杨帆:王总现在对大宗商品电子商务还是非常看好的。

王宇宏:对,你把一个单品做透。一米宽、一百米深,把单品做透。然后再横向复制,复制到纺织产业、复制到甲醇、复制到粮食、复制到有色金属。那么它是一个非常广阔的产业前景。

(责任编辑:qiyanjie)